首页>>小说 >>列表

许若离苏逸晨是哪部小说

2020-07-31 21:36:59 字号:

这里提供许若离苏逸晨是《》小说的解答,身陷爱河小说故事发展迅速,情节曲折,内容精彩。但是苏逸晨好像丝毫不买账,就像得了失忆症一样,丝毫不记得自己刚才的许诺了。反而像是故意气许若离似的,揉了揉她的头发,稀松平常说道:“真乖。”说完,转身就要走。

精选内容:

但是苏逸晨好像丝毫不买账,就像得了失忆症一样,丝毫不记得自己刚才的许诺了。

反而像是故意气许若离似的,揉了揉她的头发,稀松平常说道:“真乖。”说完,转身就要走。

许若离情急之下伸手拽住苏逸晨的手腕,不撒开,亟亟的说道:“你说我吃完饭就帮我联系队友的。”

苏逸晨转过身弯下身子,那张几乎完美的脸凑到许若离眼前,露出痞里痞气的笑容,一字一顿的说道:“你被骗了。”

许若离气急败坏,伸手就要打苏逸晨,但是因为有伤在身,动作有些迟缓,很轻易的就被苏逸晨抓住了手腕。

苏逸晨借着许若离的力气,顺势把许若离推到在床上,压在身下,轻薄透红的唇凑到许若离耳边,暧昧的吐出温热的空气道:“等你出院我亲自把你送回去。”

许若离恶狠狠的瞪着苏逸晨,却挣脱不开苏逸晨的挟制,只能无奈的把脸扭到一边,没有好气的说道:“送不送的再说,你能先从我身上起来了吗?”

苏逸晨略显刻意的咳嗽了一声,好像是对自己这冲动的行为也有些不可思议,于是缓缓的起身,理了理衣襟,又恢复了往日那种阴森森,高傲冷漠的样子,转身稳健的走出房间。

许若离郁闷的盘腿坐在床上,手托着脸,闷闷不乐的,嘴里不断叨咕着:“流氓...变态....大骗子。”

许若离这一住就是一个礼拜,虽说枪伤好的没那么快,但是也算是平安度过了伤口发炎的危险期,是时候出院了。

出院当天,许若离提前两个小时就穿好衣服,准备偷偷溜出医院,给苏逸晨来一个人去楼空,措手不及。

可是历史往往是惊人的相似。

许若离前脚刚翻出医院后门,后脚一回头就看见了带着墨镜,一脸我很帅,我最酷的苏逸晨双手插在西裤兜里身子倚在车门上像买票看动物一样的看着自己。

苏逸晨身后是一排武装精良的特种兵,一个个的也都是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不放。看来苏逸晨和他的小伙伴是在这等候自己是多时了。

许若离无奈的翻了个白眼,扭过头,偷偷的碎碎念道:“真是阴魂不散。”然后又冲着苏逸晨不耐烦的说道:“我这就翻回去,让这群大兄弟歇歇吧,歇歇...”

不过苏逸晨却没有给许若离翻回去的机会,几步走到许若离面前,如风暴席卷城市一般霸道的抱起许若离,毫不费力的塞进了车子后座,随后自己也坐进了进去。

“你干什么?”许若离双手抱在胸前,愤愤不平的问道。

苏逸晨眉头紧锁,一本正经的直勾勾的看着许若离看,语气笃定的开口道“花蝎。”

许若离一听见这两个字,背后瞬间出了一层冷汗。花蝎是她的代号,他怎么会知道。

许若离假装镇定,若无其事的反问道:“你说什么?”

苏逸晨完全不接许若离的话,自顾自的接着问道:“李锦锐在哪儿?”

许若离又是惊出了一次冷汗,他怎么会知道李锦锐的事儿?这可是绝对的秘密,不能透露给外人,许若离继续装傻,但是明显底气不足,道:“什么李锦锐?”

苏逸晨突然伸手遏住许若离的脖子,力气之大掐得她说不出来话。

“快说。”苏逸晨咬着牙,语气透露着浓浓的愠色。他虽然眼神被墨镜挡住,但是许若离仍然能感受到他如利刃一般的目光,好像要活生生的撕下来她一块肉似的。

许若离小脸憋得通红,但是还是死不承认:“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再最后...”苏逸晨的话还没说完,许若离丝毫没有畏惧的直视着苏逸晨的眼睛,打断他的话,抢先说道:“我不知道。”

气氛凝固在了那一秒,两人剑拔怒张,针锋相对,谁也不肯做出让步。

最终还是苏逸晨看着许若离马上就要被自己掐得断了气,才放开了许若离。

之后,苏逸晨又沉默了好久,才开口淡淡的说道:“送她回去。”

许若离低着头自顾自的喘着粗气,她想不明白苏逸晨为什么会对李锦锐如此感兴趣。要知道李锦锐的追捕行动一向都是由公安和国际刑警负责的,和部队没有一毛钱关系。

而且李锦锐的追捕行动可以算是高度保密了,就连许若离的身份都是经保密的,但是苏逸晨却轻易的叫出了她的代号。

许若离只知道苏逸晨身份显赫,但是究竟显赫到什么程度,还没有任何概念,不过她也不想去深究。

现下的当务之急是赶紧和慕骄阳汇合,时间拖得越久,她手里拿命换来的消息就越有可能变得一文不值。

车子呼啸在曲折的盘山公路上,为了避免尴尬,许若离一直扭头望向窗外,沉默不语。

“你要去哪?”苏逸晨首先打破沉默,开口问道。

“市武警大队。你载我到市区就行,会有人来接我。”许若离回答道。

“行。”苏逸晨简短的回答道,边说边伸手摘下自己领口别着的墨镜,不紧不慢的戴上。其实心里早已经有了他自己的盘算。

车子驶进市区范围,到达指定接送地点的时候,发现慕骄阳派来接许若离的车已经早早就到了。

许若离迫不及待的下了车,刻意在车窗前,笑嘻嘻的对苏逸晨道:“那再见了,苏军长。

她此时可谓是浑身轻松,要脱离苏逸晨控制的心情还真是说不出来的舒畅。

苏逸晨摇下车窗,手肘搭在窗边,盯着许若离露出诡异的笑容,幽幽道:“再见。”

许若离被苏逸晨罕见的笑容瘆得浑身不自在,于是她赶紧打了个哈哈,就匆匆上了慕骄阳派来的车。

许若离乘坐的车子开走后,司机怯生生的开口问道:“总裁,咱们去哪?”

苏逸晨眉头紧蹙,轻轻摇了摇头,从口袋里掏出一颗香烟,点燃吸了一口,他凌厉又深邃的眼神绵延到窗外的远方,常人见到此景此景都会不由自主的想起一个词,高深莫测。

苏逸晨吐出缭绕的烟雾,仿佛一切尽在掌握之中,说道:“去市公安总局。守株待兔。”

车子一路开到武警大队门口,许若离刚下车就看见慕骄阳满脸欣喜的迎面冲着自己冲过来。许若离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慕骄阳紧紧的搂在了他怀里。

慕骄阳热切的说道:“我可担心死你了,这几天我四处派人找你,可是一点你的消息都没有,你到底是去哪里了?”

许若离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隐瞒她遇见苏逸晨的事情,于是打哈哈说道:“我没事儿,你...放开我,我慢慢跟你说。”

慕骄阳好像丝毫没有听见许若离说话似的,自顾自的又抓住了许若离的手腕,提溜着许若离三百六十度来回的转圈。

许若离一头雾,好奇的问道:“你干什么呢?”